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成的文字家园

我在夏日午夜轻轻走过这片大地,留下这些文字与记忆,看见满园的栀子花悄悄为我开遍。

 
 
 

日志

 
 

遥远的诗歌  

2008-12-07 14:57:52|  分类: 杜成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不成眠。在恬静、梦幻且温暖的灯光下,书房里飘逸着周华健那首经典的《月光光》,无意在博客里读到曾蒙的诗,再翻出龚静染、宋冬游诸君的诗歌,可我再也找不到自己年少青春时留下的集子——可能在几次搬家时早已遗失。顷刻,心中满是惆怅与忧伤,唯有怀念与追忆。

怀念我渐行渐远、与诗歌相伴的青春,追忆那段年少轻狂、写诗流泪的日子。在这个物是人非的冬夜,记忆之门洞开。曾经而遥远的诗歌,关于写诗的往事与岁月,依然让我如此清晰而温暖,依然让我热血沸腾、彻夜难眠,依然让我看见男人的豪情与柔肠而泪流满面……

但我知道,我的诗歌已经遥远,写诗的日子已经遥远,关于诗歌的青春岁月已经遥远。这些年,我不得不苛责,甚至痛恨自己的浮躁与慵懒,为了生计的忙碌与喧嚣。这些年,我已然放弃了许多,包括文学,包括写诗与流泪。

或许,诗歌只属于青春年少,只属于疯狂与痴迷。不然,为何只有遭遇地震等旷世灾难,只有漫步美丽的西子湖畔,在满眼悲情的灾区或者久违重游的江南水乡,我才能寻觅、重回写诗的热情与冲动?

我或许不是诗人,顶多自诩算个校园诗人。留下这段文字,说明我曾写过诗歌,怀念那段写诗的青春岁月,并且与那个时代曾经一起热爱诗歌的朋友共勉。

儿童、少年时代,年过七旬的舅爷是我在诗歌、文学、书法方面最初的引路人,是他给予我了最深的熏陶与烙印,让我在儿时就与之结下不解之缘。舅爷是我们乡里远近闻名的老秀才,呤诗作对,写赋碑记,无所不精,一手好字更是享誉乡里,楷书、行草、篆书、魏碑通吃,堪称高手。或许从小还有些天赋灵性,在他的影响下,我在小学3年级就能和诗作对,沙滩练字,竟能熟读背记《唐诗三百首》,每到春节近邻的春联都是我撰我写。不过,那时写的都是五言、七言的古体诗,能填一些宋词却很蹩脚,毛笔字也只专攻柳体、颜体与隶书。那时,在偏远、贫穷的大巴山,作为一个农家子弟,只有文字、书法似乎才是我唯一的爱好与追求,现在回想起来都流泪又幸福。

到了中学时代,读海子、顾工、顾城、北岛、席慕容、罗门、洛夫、舒婷、余光中等的诗歌,热爱文学与诗歌近乎疯狂偏执。与何罡、朱强章、江俊等君一起整天写诗,弄文学,一手创办文学社,在老师眼中我们是何等的“不务正业”,曾想结伴去成都拜见诗人流沙河老先生,但因没有盘缠中途而返,现在想来好是辛酸。

95年我来到成都读大学,好友朱强章在西师求学,也经常坐火车去重庆交流,拜读了西师的赵晓梦、麦地人、宋冬游、曾蒙、罗继飞、张直等一大批校园诗人的诗歌。夏夜,我们在西师美丽的校园里把酒论诗,合席而眠……大学期间,青年诗人龚静染主办《报迷》周报,我与聂作平、宋冬游在里面做兼职编辑,李海洲也准备过来一起做,但《报迷》不久后解散。那时,应该是我诗歌最为旺盛的时代,自认为还写了一些不错的诗,散见于《星星诗刊》、《诗刊》、《散文诗》等刊物上,也收集过集子,不值一谈,如今只珍藏在我温暖而遥远的记忆中了……

不可否认,在成都新闻圈里,很有一批是当年十分活跃的文学青年和青年诗人,如今皆有建树,都已经成为最成功、最出色的新闻人了,都成为成都媒体的领导或高层,如姜明、赵晓梦、陈海泉、周劲松、谢小小、章夫、伍江陵诸君,都是我最为敬重的大哥级人物。不知他们如今还是否写诗?是否像我一样怀念曾经写诗的日子?祝愿他们快乐,健康,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