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成的文字家园

我在夏日午夜轻轻走过这片大地,留下这些文字与记忆,看见满园的栀子花悄悄为我开遍。

 
 
 

日志

 
 

怀念海子的诗很美  

2009-03-14 21:30:52|  分类: 杜成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海子的离去,跟顾城、骆一禾一样,凄美得令人心碎、喟叹与惋惜。今年3月26日是海子辞世20周年的祭日,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只有诗歌与怀念是惟一的。此时此刻,海子在天堂是否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否做了一个每天喂马、劈柴而幸福的人?

在网上看到这一首怀念海子的诗,很好,很美,我很喜欢。作者袁亮是哪个袁亮?是不是成都这个袁亮呢?是不是以前也写诗的那个袁亮呢?

附:

迟唱的挽歌

——献给普拉斯和海子

(一)

普拉斯站立的姿势很美

迎风起伏的裙裾是天鹅湖碧绿的涟漪

普拉斯站得太久了她感到很累

晨熹还湮没在浓重的夜雾里

她终于决定要好好睡上一觉

 

她这样想时很清醒绝对清醒

至于发高烧说呓语纯属杜撰

没有谁能比她更理解

静静睡去的全部魅力

 

一袭轻纱飘落地板

普拉斯恬然睡去

她睡卧的姿势真美

如一朵玫瑰含露幽静的园圃

如一弯新月笑倚遥远的山腰

 

晨熹钻出迷雾

温存地抚摩她嘴角坦然的微笑

滑落额畔的一缕秀发

掀起帘外潺潺的风

花香是流动的空气

片刻盈满房间

 

教堂的钟声轰然而响

忠实的教徒诚恐诚惶

普拉斯再也不必穿起教服

低着头走在沉重的街上

 

雾散的时候

普拉斯睡得正香

宁静姣好的脸庞上

盛开着一朵金灿灿的太阳

(二)

站立是一种生存方式

倒下也是

我们从未走进过自己

自然也无从读懂大师

站在太平洋西岸的海子读懂了

他听到了普拉斯深情的召唤

 

海子不是害怕某一片云彩

会在他冥想的刹那将他击伤

实际上海子早已体无完肤

他看的很清楚

剩下的岁月不过是骨头与秃鹫的漂泊

而他不愿意扮演其中任何一个角色

 

海子播种下最后一茬诗歌

没来及吻别正在晾衣的母亲

就从容地扑进他亲手培植的麦田

冰冷的车轮碾过他高远的心脏

暗夜中迸射出血之光芒

 

海子现在可以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梦了

他无限虔诚无限温柔

以每一瓣殷红的肉体

亲吻诗歌和麦芒

神和王的官邸在十步之外哗然倾圮

诗歌和麦芒瞬间辉煌

(三)

普拉斯与海子素昧平生

但丁为他们打开了炼狱之门

将两双洁白的手叠在一起

叠成一株饱满的麦穗

(袁亮写于1990年5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